彩专家凤凰时时彩计划

  • <tr id='nWXgXE'><strong id='nWXgXE'></strong><small id='nWXgXE'></small><button id='nWXgXE'></button><li id='nWXgXE'><noscript id='nWXgXE'><big id='nWXgXE'></big><dt id='nWXgXE'></dt></noscript></li></tr><ol id='nWXgXE'><option id='nWXgXE'><table id='nWXgXE'><blockquote id='nWXgXE'><tbody id='nWXgX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WXgXE'></u><kbd id='nWXgXE'><kbd id='nWXgXE'></kbd></kbd>

    <code id='nWXgXE'><strong id='nWXgXE'></strong></code>

    <fieldset id='nWXgXE'></fieldset>
          <span id='nWXgXE'></span>

              <ins id='nWXgXE'></ins>
              <acronym id='nWXgXE'><em id='nWXgXE'></em><td id='nWXgXE'><div id='nWXgXE'></div></td></acronym><address id='nWXgXE'><big id='nWXgXE'><big id='nWXgXE'></big><legend id='nWXgXE'></legend></big></address>

              <i id='nWXgXE'><div id='nWXgXE'><ins id='nWXgXE'></ins></div></i>
              <i id='nWXgXE'></i>
            1. <dl id='nWXgXE'></dl>
              1. <blockquote id='nWXgXE'><q id='nWXgXE'><noscript id='nWXgXE'></noscript><dt id='nWXgX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WXgXE'><i id='nWXgXE'></i>
                您的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文史春秋

                在漢中策反胡宗南始末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凤凰时时彩省委員會 發布時間:2020-03-30 08:20 【字體:

                adb28edf5f4fdbd2ac3d8bb96454ab5f_img_22_193_132_197.jpg

                胡宗南


                adb28edf5f4fdbd2ac3d8bb96454ab5f_img_175_676_284_443.jpg

                胡公冕


                     □ 郭松林
                  1949年8月,經周恩來策劃,彭德懷、賀龍、習仲勛部署,曾組織了一次針對胡宗南的策反活動。
                  1949年5月19日,有“西北王”之稱的胡宗南,丟棄西安南逃漢中。為了爭取窮途末路的胡宗南棄暗投明,軍委總參謀長周恩來和西北軍區領導彭德懷、賀龍、習仲勛等,開始安排有關人士赴漢中進行策反,敦促胡宗南起義。
                  
                  號稱“西北王”的胡宗南,浙江鎮海人。畢業於黃埔一期,深受蔣介石寵信,號稱“天子門生第一人”。胡宗南坐鎮西北十余年,統領40萬大軍,有著最現代化的美式裝備,一直是蔣介石手中的一張王牌。1947年3月,胡宗南率20萬兵力攻占延安,被授二等大綬雲麾勛章,達到其事業的巔峰。
                  1949年4月下旬,彭德懷指揮的第一野戰軍實施了陜中戰役,一舉突破了胡宗南在渭河南岸的“馬奇諾”防線,劍指西安。5月19日,胡宗南見大勢已去,放棄經營十多年的西安,倉惶逃往漢中。1932年,胡宗南曾駐軍漢中,還和紅四方面軍多次交手,熟知川陜一帶的山川地形。此時的胡宗南手中只剩下三個兵團25萬兵力,為屏障大西南,以秦嶺為防線,抵禦解放軍,但面對大軍壓境,胡宗南也自知是螳臂當車,內心一片茫然。8月,胡宗南和川湘鄂邊區綏靖公署主任宋希濂密商後,一起飛到重慶晉見蔣介石,欲放棄漢中及西南轉進滇緬,被蔣介石當面訓斥。胡宗南只好龜縮漢中,惶惶不可終日。8月4日,國民黨長沙“綏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潛和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長沙警備司令陳明仁,在中共策反下率部起義,對胡宗南更是當頭一擊。
                  
                  1949年8月,經周恩來策劃,彭德懷、賀龍、習仲勛部署,電示對胡宗南有提攜之恩、師生之情的胡公冕,從上海抵達西安,勸說胡宗南起義。毛澤東對胡公冕策反胡宗南的工作也十分重視,曾於1949年8月6日,在給第一野戰軍負責人彭德懷、賀龍、習仲勛的電示中,特地指出:胡公冕已來西安,請你們註意用他去收拾胡宗南部。現在程潛、陳明仁已在湖南起義加入我方,對蔣、桂、胡各部必有影響,給我們以分化各部的機會。
                  胡公冕,浙江永嘉人。1911年10月,胡公冕參加革命軍。1921年10月,由陳望道、沈定一介紹,在杭州加入中國共產黨。1924年1月,胡公冕參加了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後奉命參加黃埔軍校籌建,出任衛兵司令,負責招收黃埔一期生。胡宗南參加復審時,因身高不足、年紀超齡被淘汰,經同鄉胡公冕周旋,在黨代表廖仲愷的特許下被破格錄取。11月,胡宗南畢業被分配至胡公冕手下任職。1925年春,在討伐陳炯明的戰鬥中,胡公冕將胡宗南火線提拔,從排長升至營附,後轉任營長。1926年,在胡公冕的力薦下,胡宗南升任教導師第二團上校團長。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爆發後,胡公冕奉中共指示,只身前往甘肅固原,力勸國民黨第一軍軍長胡宗南不要東進,為和平解決西安事變作出貢獻。
                  但這次胡公冕前往漢中,目標太大,於是,選擇了棄暗投明的張新。
                  張新,浙江浦江人。1925年7月,考入黃埔軍校三期步科,曾參加第二次東征和北伐戰爭。1938年5月,率第552團參加臺兒莊會戰,在丁字溝與日軍激戰,身負重傷。傷愈後,升任第46師138旅少將旅長。1940年畢業於陸軍大學將官班一期。1943年任第76軍第24師少將副師長。抗戰勝利後,任第76軍第24師少將師長。不久,該師改為整編旅,張新任整編第24旅少將旅長。1947年10月11日,張新在陜北清澗戰役中被俘,入山西興縣晉西北解放軍官團高級隊學習。1949年初,派赴第一野戰軍聯絡部工作。
                  
                  張新臨出發時,受到彭德懷、賀龍和習仲勛的接見。在胡公冕的耳提面命下,攜帶胡公冕給胡宗南的密函和中共西北局文件,出西安,過寶雞,越過秦嶺封鎖線,南下漢中策反胡宗南。張新喬裝行至褒城,遭保密局哨卡嚴查,落入特務手中。10月8日夜,胡宗南在南鄭城(今漢臺區)綏署,接到侍勤隊長唐西園的報告:原整24旅張新旅長,於今日到達褒城,被保密局查獲,已押解到南鄭城。唐西園請示胡宗南,此人是有備而來,對其如何處置?
                  張新與胡宗南同鄉,同為黃埔校友,有袍澤之情,私交甚好。胡宗南思考了兩天。直到10月10日後半夜,他才突然讓唐西園帶兩名士兵,乘吉普車將張新押到綏署胡的住地來。張新見到胡宗南,寒暄數句,便將腳上穿的一只鞋脫下,遞給他說:“胡長官,這是胡公冕先生要我專程送來的,鞋底裏有文件,有信,內容我不知道,請你自己拆開來看。”胡宗南接過張新遞來的鞋子,拿到裏間臥室,折開鞋縫,翻看了胡公冕的來信與中共西北局文件、然後出來與張新繼續談話。張新談了被俘後的情況和對當前局勢的看法,胡宗南只聽不說。
                  第二天夜晚,倆人又開始談話。胡宗南主動問到周恩來、彭德懷等中共領導人的近況,還特別問到趙壽山,說:“趙壽山在那邊可得意嗎?”
                  張新告訴胡宗南,趙壽山在中共那邊很受歡迎,現擔任中共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胡宗南突然轉移話題,頗含深意地問張新:“那邊對文天祥這樣的人,認為好不好?”
                  張新聽出胡宗南話中有因,就用被俘後學過的理論回答說:“文天祥,從歷史上看,不向異族屈服,為民族盡節,當然是好的,所以人民尊他為民族英雄。但你我所做的事……我們不可能變成文天祥。”胡宗南無語。
                  四
                  當晚,胡宗南請來他的親信幕僚朱亞英。朱亞英原系西北軍出身,因才華橫溢被馮玉祥相中,派往德國普魯士高級警官學校留學深造,回國後出任38軍第17師參謀長。朱亞英從中央陸軍大學特三期(將校班)畢業後,又被胡宗南看中,調到所屬的第一戰區長官司令部任少將高參和副官處處長。
                  胡宗南開門見山,說前幾天彭德懷釋放了張新旅長,讓他帶來一封親筆信,建議起義投誠,共方保證以禮相待。胡表示校長待自己恩重如山,忘恩負義背叛校長的事他做不來。可是抵抗下去,也難有作為。
                  朱亞英感覺胡宗南是迷茫中真心求教,便為胡宗南分析了當前國共軍事形勢,說共軍鋒芒正盛,國軍現敗亡之兆。強調說,固守漢中乃兵家大忌。它雖是諸葛亮北伐基地,可屏障西北及西南。然而漢中盆地地勢平坦,進不可攻,退不可守;而共軍挾勝利之師,其勢正旺,銳不可當。蔣先生在徐蚌會戰之後,始終難以扭轉被動局面,現在大廈將傾,獨木難撐。蔣先生要先生力撐殘局,固守這半壁江山,實非人力所及……
                  朱亞英繼續說,張新帶書赴漢,乃千載難逢之機。提醒胡宗南不要坐失良機。以目前手中尚有三個兵團數十萬兵力,兵不血刃,獻上漢中和西南大片土地,避免生靈塗炭,中共必將厚待先生,後半生,依然前途光明,先生的袍澤故舊,也都絕處逢生,此乃一舉數得之策。胡宗南聽後,在室內躑躅良久。
                  第三天夜晚,胡宗南和張新繼續談話,了解中共的政策和近期陸續起義的國軍將領的安置。據張新回憶,三次談話的效果一次比一次好,看來,胡宗南在蔣政權垮臺之際,被中共曉以民族大義的攻心之策所感,的確動了棄暗投明的念頭。
                   五
                  1949年10月15日,胡宗南突收到蔣介石的密電:立即赴臺,有要事相商。二日後,胡宗南返回漢中。此時的胡宗南態度大變,一下飛機,立即下令將張新交侍勤隊嚴管,並召開高層會議,決心效忠校長,誓與西南共存亡。朱亞英感覺不妙,為防胡宗南收拾自己,便借口下部隊去了成都,後來參加了裴昌會部在德陽的起義。11月28日,張新被敵特押解四川。12月23日,張新在四川金堂縣脫險。
                  1950年1月起,張新歷任西南軍區高級參謀、西南軍區軍官教導團副團長、西北軍區工作團教導團團長等職,負責改造起義軍官工作,屢受表揚。1952年7月,張新轉業回鄉。1956年12月起,當選為浦江縣第二屆及歷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59年11月起,歷任浙江省政協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屆委員。撰有《回憶我在黃埔軍校的日子》《整編第24旅進攻“囊形地帶”和慶陽》《清澗戰役》《我所知道的胡宗南》等文史資料。1984年9月,張新被批準離休。1985年8月13日病逝,享年83歲。
                  胡宗南一生效忠蔣介石,深得其信任並委以重任。誰也想不到,這個愚忠的“西北王”在解放大軍的重壓之下,也曾在漢中萌發過起義的念頭。可是,胡宗南最後時刻為何變卦呢?原因有二:一是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諾蘭此時從重慶竄至漢中,給胡宗南打氣說:“只要你手下三個兵團保存下來,中華民國反共復興大業就有希望,我可以建議杜魯門總統,直接向你們提供軍事援助。”有了美國盟友的允諾,胡宗南自感有了生路。二是國民黨的情報單位嗅覺靈敏,從張新來漢,看出了端倪,密報蔣介石。在蔣介石的及時召見下,才阻止了這場未遂的起義。於是,這段鮮為人知的史實也就湮滅在歷史的塵埃裏。
                  參考資料:
                  張新著:《胡宗南其人》,載《浙江文史資料選輯(23)》,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一版;
                  李猶龍遺稿:《胡宗南南逃漢中及其最後覆滅》,載《凤凰时时彩文史資料選輯(5)》;
                  《西北王胡宗南》一書,作者:楊者聖,上海人民出版社



                來源:各界導報 編輯:李娟娟
                分享: